我与共和国同行|李大年教授:时时做学生 事事成先生

2019-11-20 17:05:43

来源标题:匿名

“新竹比老竹枝高,而且得到老干部的支持。明年将有新生。十张孙龙将包围丰池。”

今天,新一代神经病学医学生仍有机会获得这位山东神经病学91岁创始人的传记或灵感。打开《现代神经科学》,它是由他编辑的;或者,看看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图书馆泛黄的医学著作,读读这本书的最后一页,读读写着“李大年”的卡片。

李雪原那年52岁。

建设山东第一个神经病理学实验室

美好的一年从春天开始。1980年,来自全国各大医院的年轻人才源源不断地从上海火车站出口流出。他们肩上扛着被褥,还带着梦想。上海第一医学院新成立的神经病学研究所邀请美籍华人陆德泉教授来华举办第一期全国神经病理学进修课程。我国神经病理学专业学术组织成立仅五年。当时,神经病理学在许多省份仍是神经病学的一个空白领域。

在简陋的学生宿舍里,光秃秃的木板上的上下铺位上覆盖着各种各样的床上用品。在角落里,一位已经是医院建设史上第一位教授神经学的老师正在阅读他的学习笔记。

他是李大年,52岁。

与年轻同学相比,李大年对这里的环境了解很多。二十七年前,从华西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他在这里跟随张院长教授学习,并参加了一个神经心理学的高级教师班。

毕业后,李大年被分配到山东医学院。时任医学院院长的方王春教授亲自安排他在山东省第二医院(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内科工作,并开设了一家神经疾病专科门诊。次年,该医院在山东省设立了第一个神经科。

完成这项研究后,李大年开始建设神经病理学实验室,以便能够进行神经病理学和肌肉病理学的研究。没有病理设备,没有解剖标本,没有试剂,没有技术人员,没有资金...准备从哪里开始?

李大年和他的同事们积蓄了有限的研究资金,买了一台显微镜。神经病理学实验室终于拥有了第一台设备。标本不容易拿到。每次尸检,李大年都必须亲自指导脑部切割。所有切片标本必须在显微镜下检查,并且必须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它经常发生在山枯竭、水恢复之后,而且是自然发生的。

当时,有关领导偶然得知李大年的坚持,深受感动。不久,该实验室获得了省财政厅的专项资金。在那些日子里,李大年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神经病理学研究上。1985年,山东省第一个神经病理学实验室正式建成。

然后,鱼雨于成,鲁愚卢兰...

从神经病理学过渡几年后的一个晚上,李大年在显微镜上掸掉绒布,鼻子发酸——在20世纪80年代末,由于尸检异常困难和经济浪潮的影响,实验室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消费不是办法!李大年在想——需要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困境。他把吴金领和张松送到福建医学院和解放军301医院学习肌肉病理学的材料、染色和胶片阅读。

后来,李大年研究生严传珠和刘淑萍也相继加入肌肉病理学研究小组。

后来,医院的神经病理学实验室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经历了千帆之后,李大年只有一句话:“对外人来说,刻苦的自知之明是不够的。”

李老师讲艺术

以身作则比在教室外说话要好。

桃子和李子不说话,而是走自己的路。如今,山东省许多著名的神经病学专家都来自李大年。

李大年在讲台上,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完成了每堂课的最后一句话,不早不晚,铃声就响了。“所有参加讲座的学生都知道我会花很多时间备课。无论是案例讨论还是小讲座,我都会认真准备每一课。”

“讲座是一门艺术。”李大年老师的课有一个美丽的“开场白”——我非常注意课堂的开场白。我必须在最初几分钟引起听众的注意。”

他的班级有极好的“互动”和“行李”——让学生自由谈论容易理解的东西,给他们锻炼的机会。如果有困难的知识点,首先用易于理解的语言解决困难,然后向每个人解释。”

他的班级也有一个合适的“客串”——我经常邀请病人和我一起去教室。在征得患者同意的前提下,带学生进行体检和病史。通过这种教学形式,学生可以开阔视野,提高实践能力。"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副院长严传珠疑惑了一会儿:为什么对方每次向老师提问时总是会推荐专业杂志的文章,甚至可以准确地告知期刊的具体出版日期?直到我去李大年的书房,这个秘密才最终被揭露出来——

阅读文学作品时,老师会把卡片上的笔记抄写下来,这些笔记是根据疾病的英文名称按字母顺序排列的,这样很容易找到。这些年来,卡片里装满了许多盒子。

最让严传珠感动的是老老师对他说:“你们都太忙了。我现在相对自由了。如果你需要找到一些文件,我可以帮你找到。虽然我现在不在临床一线工作,但我仍然喜欢在网上浏览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进展。”

山东省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杜宜丰仍然记得,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会诊时,一名年轻女子因“急性脑梗死”入院。几乎所有的检查都没有找到梗塞的原因。李教授在仔细询问病史并进行详细体检后表示,他听到患者心前区有心脏杂音,建议经食管心脏超声排除“卵圆孔未闭”。后来证实李教授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用事实来教我们:这是一项没有先进仪器能比拟的坚实的基本技能."杜宜丰回忆说,在医院另一次对疑难病人的会诊中,李教授在解决了病人的诊疗问题后,对病人的随访做出了要求和安排,充分展示了一位伟大医生严谨的学术态度和高度的责任感。

“1997年5月,我奉命成立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内科。当时,它是自制的,面临许多困难。只有年轻人充满创业热情和高涨的精力。在张先生无私奉献和热情的帮助下,我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一步又一步地攀登。”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毕建忠表示,“李先生当时将近70岁,但他仍然坚持每周查房和讲课。每次有重大而棘手的案件需要处理时,他都会真正帮助年轻一代。”

李博士有“三项研究”

这是他说的和做的。

李大年的一名学生为一名肌肉萎缩和虚弱的病人做了肌肉活检。最终病理报告为选择性ⅱ型肌纤维萎缩,这是非特异性肌肉病变。十年后,由于病情恶化和行走困难,病人找到了李大年。

经过仔细的身体检查,李大年没有立即给出治疗建议,而是要求病人下午回来。原来,在午休期间,他会查看10年前肌肉活检的病理切片。结果,他在切片边缘看到了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典型血管炎变化。结合患者感觉共济失调的临床表现,他认为周围神经病是由血管炎引起的。最后,综合血清学检查证实系统性血管炎是由红斑狼疮引起的周围神经病变。

不仅这一次,李大年看病总是很慢。首先,李大年看着许多复杂的疾病,他的情况相当困难。其次,他必须仔细询问病人的具体情况,并仔细检查病人的身体。

“对病人来说看病不容易,特别是对神经病学的病人来说,他们自己的许多活动都不太方便。既然见了病人,就必须对病人负责。即使需要更长时间,人们也必须了解这种疾病。”因此,李大年每次去专家诊所看病,都不能准时下班。

“如果我今天看到一个病人不确定并且不能得到答案,我会请他明天再来。因为当时有些疾病没有完全暴露出来,或者是否还有其他因素,我会在那天解决这些问题。第二天,病人不必登记,直接来找我。”他说,“我接待了许多门诊病人,所以治疗和治愈的机会增加了。正是因为“一切都很严重”,仍有许多危重和困难的病人获救。这也是因为他们对病人负责,医患关系更加和谐。”

有一次,一个病人在看过李大年的门诊后去了北京协和医院。接待医生看了看病人的病历,简单地说:“你以前没见过李教授吗?有必要拜访我们吗?如果连李灿教授都看不好,恐怕我们也无能为力。”

事实上,李大年年轻时是个好医生。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个被送到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当时,病人的家人已经为葬礼做好了准备。事实证明,当病人以前患过这种疾病时,有能力的医生会给他注射一种药物,注射后症状就会消失。然而,这种药被多次使用,对身体有很大的副作用。然而,他的主治医生认为这种药物是有效的,并不断增加注射剂量。

后来,李大年接管了病人。“其实,这种病是重症肌无力,普通糖皮质激素序贯治疗是可以的,国内专家已经发表了治疗经验。我照此服药后,病人很快康复了。当他在出院的路上遇见我时,他从远处迎接我。因此,只有认真了解更多的疾病,我们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如果出现问题,你需要时间想办法阅读更多的国内外书籍和专业书籍和文件。视野开阔后,一旦你发现你在书中看到的病人的疾病,就很容易诊断。同时,有必要创新更多对患者更有利的新方法。只要事情对病人有益,对病人有益,我们就必须想办法去做。”李大年说道。

2013年初,85岁的李大年被授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终身教授”荣誉称号。也许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图书馆的英文版《临床神经病学》早就预言了这一天。在书的结尾,发黄的借书证上写着“李大年”。

山升起,风景停止。虽然不可能到达,但我的心向往之。

"当一名普通医生很容易,但当一名专家却很难。"李大年经常对他的学生说,“如果你想发财,就不要当医生。作为一名医生,从老师、书本和误诊误治的失败中学习是医生一生的学习模式。”

11选5购买 500彩票 快乐8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