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苏:大树之下

2019-10-23 01:27:56

来源标题:匿名

到了中年,人们考虑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生活的稳定。然而,我在这个年纪告别了古城,来到了广州,一个陌生的大都市。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1994年夏天,我住在谭村附近。晚上,我坐在赛马场的高台阶上。往西看,在一个大的未开发空间的尽头,有一座高楼,上面隐约可见四个闪亮的字“南方日报”。我知道这是华南媒体上最大的树。

作者赵晓苏

很快,世界杯开始了,并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在朋友的推荐下,我开始为南方日报的世界杯特刊画漫画。每天晚上,我都去报社四楼的体育部交手稿。世界杯特刊成为中国第一份通过卫星传送图片的报纸。那时,它美得无与伦比。体育场内外的场景和琐事都是我想画的主题。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因在小组赛中测试呈阳性而被禁赛,巴乔在最后一分钟点球踢进大力神杯,哥伦比亚队因后卫埃斯科瓦尔自己的进球险胜,埃斯科瓦尔在回家后被射杀……这些事件让我几年来难以释怀,生命的得失突然发生了变化。

一个接一个的夏天,我进入了《南方周末》,它已经扩展到16个版本,并开始了卡通版的《五角》。当时,华吴均、方成、丁聪等漫画大师和一些精英是本版的作者。最精彩的是汪曾祺和丁聪的专栏《四季繁荣》。在这篇专栏中,我拜访了北京的两位大师。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的汪曾祺做出了非凡的举动。他的7800字的文章精彩、生动、细腻。加上丁聪的画,它们真的很有趣,成为读者在每期杂志中关注的专栏。一位文化人在博客中说:“汪曾祺,一位我非常崇拜的文学大师。20世纪90年代末,小丁和汪曾祺在《南方周末》联合开设了一个征文专栏——嘉兴四点钟,一篇文章,一幅画,互相展示出最好的一面。文学界的一个好故事。”

随着王老的突然去世,《四季繁荣》戛然而止。贾平凹说:“王是一只狐狸,已经成为一个老主人。”精致的“胡雯”的最后几个字被贴在我编辑的卡通版上。二十年后,百花文艺出版社以“四季繁荣”为题出版了王老的散文、书画集。汪曾祺的中国画和水墨画一样出色,我现在仍然有一幅。1998年底,我把这个拥有强大作者阵容的卡通版带到了《南方日报》。这时,我也成了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

赵晓苏新闻漫画

后来,我来到时事中心全职从事漫画创作。在此期间,不仅我创作的漫画版获得了金牌,而且我创作的漫画也分别获得了中国图书奖和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内外多家出版社出版了漫画书《邓小平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漫画书《彻底调查》获得了中国新闻漫画金奖。漫画已经成为南方日报新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品种。

大约十年前,在理论部主任田东强的策划下,成立了一个名为“漫谈词”的栏目。每天,引用一条新闻,用水墨画技术创作一幅卡通,有一个自制的标题和一个总结内容的句子。这种创新的卡通形式很受读者欢迎,并且在我几年前退休后一直延续到今天。

努力工作在人生道路上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一个人必须由高尚的人来引导,为了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他必须在心中找到一棵大树。今天,我仍然可以用我的公开号码不断地送出我的国画、水彩画、卡通素描和环游世界的文章,主要是因为南方日报的大树给了我信心和营养。作为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我真诚地祝愿她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作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文史博物馆会员、南方日报高级编辑)

[作家]

[资料来源]南方No。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南方客户~风格~业主编号。我和南方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