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富豪跌倒在存量时代,前辽宁首富身家腰斩,雷军360亿没了

2019-11-05 17:39:59

来源标题:匿名

温李曙光

编辑程井伟

根据最新发布的胡润富豪榜,在过去的一年里,王健林以每天0.55个小目标的速度失去了财富。廉价代词拼写很多,它的创始人黄征每天增加1.1个小目标,每年增加400亿元财富,他的财富迅速超过王首富;雷军承诺在第一天把买小米股票的人的价格提高一倍,最终让年轻人第一次尝到被骗的滋味。

不同的人对2019年有不同的看法,但现实似乎显示出一种更加矛盾的趋势。

01

房地产财富缩水

许多人没有注意到,辽宁前首富、大连集团成员孙习双已经成为胡润榜单前300名的首富。

孙喜爽一直被称为万达最坚定的支持者,王健林的密友和首富背后的人。2018年10月,孙习双以300亿元在2018胡润富豪榜上排名第89位。在2019年10月的胡润富豪榜上,该公司排名第309位,仅有125亿元人民币,财富每年缩水58%。

大连第一党集团董事长孙习双

大连方毅集团以前的主营业务与万达相似,都是房地产。作为王健林的密友,孙喜爽和万达在通州、万达广场、长白山和西双版纳共同开发了文化旅游度假区。同时,孙喜爽曾持有万达商业管理公司2.44亿股,分别占万达电影公司的5.389%和4.2%。

近年来,大连一党集团也经历了转型和去国有化,医疗卫生成为大连一党转型的方向。

与万达的痛苦类似,其主营业务已经下滑,转型效应尚未实现,其持有的万达资产也开始缩水。

过去一年,辽宁最富有的人可能对自己财富的流失速度感到震惊。

2018年,孙习双三次实现万达的经营管理股份,去年9月向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承诺万达经营管理8200万股。12月4日,万达贸易公司向永辉超市出售6791.02万股股票,总成交价为35.31亿元。八天后,孙茜双向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承诺2200万股万达商业管理股份,资金尚未公布。

我可以看出孙习双去年对资金的渴求非常强烈。

在与永辉超市的交易中,披露了一方集团的财务数据,2017年营业收入85.45亿元,净利润约9.91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营业收入17.85亿元,净利润1.54亿元。

收入和利润都在下降。

另一方面,作为万达的重磅业务,负责万达广场的万达商业管理公司(Wanda Commercial M anagement Company)在过去一年表现不佳。

万达商业管理9月2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经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为330.48亿元,同比下降36.19%。利润总额130.84亿元,同比下降38.17%。净利润100.18亿元,同比下降36.8%。

万达要去房地产,除了万达广场。王健林去年表示:“万达的护城河计划是加快万达广场的全国布局,尽快签署更多的建设项目,并将万达广场提前发展到1000家门店的规模。”

现在护城河薄弱,内外部问题日益恶化,万达的转型会好吗?

自2017年6月第一次股票和债券双杀以来,王健林一直无法应对。为了还钱和降低负债率,万达以438.44亿元的价格将吕雯13个项目中的91%出售给融创,以199.06亿元的价格将77家酒店出售给富力,几乎将主营业务减半。

尽管这种转变将会以断臂重生,但王的首富在半年内将万达砍死,震惊了听众,也下了太多决心。

房地产大亨孙喜爽和王健林也不例外。许多房地产大亨已经从富豪榜上消失,如著名大亨冯仑、中坤董事长黄努博以及天山工业和兰坪等地区领导人。

在新富豪榜上,十大企业家中只有三个主要从事房地产。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几年榜单前10名中有6到7个席位经常被房地产开发商占据。

去年,屏幕上闪现了一个数据图表:

图中,中国的房地产总价值是股票总价值的十倍,而其他发达国家基本相同。房价几乎不可能继续飙升,最有可能在未来几年保持稳定。

在过去,只有通过囤积更多杠杆作用的土地来建造房屋才是必要的。随着房价的上涨,财富飙升的现象不可能发生。

在新房销售萎缩的背景下,房地产业发生了变化。房地产企业和富人肯定会加快洗牌。

02

互联网的暗花未知

雷军和李彦宏也很沮丧。互联网也告别了黄金时代。

在过去的一年里,李彦宏损失了500亿元,雷军损失了360亿元。

小米在这个行业的工资一直很低。大多数员工都看重期权回报。小米上市时,有传言称1000名员工已经成为千万富翁。小米的股价在过去一年缩水了40%。除了束缚投资者,它还可能伤害老员工。

去年小米股价暴跌时,市场上仍有技术分析称,香港股市状况不佳。就连腾讯也经历了大幅下跌,苹果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但随后腾讯的股价从280港元的低点升至380港元的高点。苹果的市值已经恢复到1万亿美元。小米没有表现出任何改善,关于股价的消息将永远是绿色的。

这很难随市场趋势而隐藏,毕竟投资者对小米的背景颜色没有信心。财务结果不令人满意。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美丽小米故事的勉强和天花板。

小米利用了风。有些人以前曾质疑过风停时猪是否会被杀死。

现在智能手机的风已经停了。小米没有摔死,但仍有一些严重的跌落。

同样的例子也适用于百度。

百度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已经减半,从2018年10月的200美元降至现在的100美元左右。

百度目前正遭受错过移动互联网的最大后果,看着碗里的肉一点一点地被吃掉。

在个人电脑互联网时代,百度的广告代理商只需要告诉中小企业主:如果你不投票给广告,别人可能不会在百度上找到你。这可能会让中小企业主难以拒绝。

当时,百度是互联网世界的门户,大多数人上网的第一印象是“百度一次”。这种垄断使其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场价值最高的公司,净利率长期保持在60%以上。你可以躺着数钱。

但是现在天气变了。百度不再是互联网的守门人。移动互联网的门户已经成为微信、今天的头条、淘宝网和震颤。

信息的显示方式已经从搜索转变为信息流。一些广告商计算出,在百度获得有效线索的成本大约是200元,而今天的头条是130元左右。

按广告收入规模排列的最新排名是阿里、字节跳动、腾讯和百度。

百度已经占据了最后一名。

李彦宏一向风度翩翩、优雅睿智,但随着传统互联网红利的消失,百度不得不掉头。新的赌注是信息流和人工智能。

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结束。Questmobile发布的cmnet 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减少200万,其中11.38亿已经是最大的数字。半年内用户持续时间增长率从22.6%降至6%,平均日持续时间为358.2分钟或接近峰值。

奖金已经用完,整个行业都在争夺固有的蛋糕。

原来强者一不慎,就会从祭坛上摔下来。新企业家过去只要有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就能赚钱,但现在门槛越来越高,弱者没有立足之地。

03

股票年龄

像房地产和互联网一样,在许多行业,市场正在从增量转向存量。头上的玩家正在快速地挤压尾巴。大鱼一点一点地吞食小鱼。

今年,胡润富豪榜上有19人拥有数千亿美元的财富,与去年相比大幅增加了7人,是多年来的最高数字。前50个门槛比去年高100亿至520亿英镑,平均财富比去年高10%至98亿英镑,是所有年份中最高的。

胡润总结道,“财富不断集中在那些能够适应数字经济的人手中。”"拥有强大商业模式、优秀团队和创业精神的公司正在稳步前进."

股票市场的一个特点是,领头人会调转枪口,迅速挤垮业内的小玩家,吃掉他们的蛋糕。事实证明,溢出的增量足以维持生计,但不是现在。

除了前五大手机品牌,其他玩家的份额是多少?当房价停滞不前时,地区参与者有多少机会进入市场?汽车销售总体下降,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成了炮灰。

每一条轨道都开始变得困难和堵塞。

最典型的是,离我们最近的是手机圈。在新闻发布会上,雷军不得不让朋友和商人互相摩擦。于成东奚落小米收费不行;甚至苹果今年也将首次淘汰华为三星的处理器。我想表达的是我不能从其他家庭购买任何东西,所以我只需要购买我的产品。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种现象几乎找不到。完善功能、抛光产品、给用户带来惊喜是主要业务。没人会自找这么多麻烦。现在,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变成了“红海”,掠夺别人的用户显然比挖掘新用户更有效率。

全世界都在等待新的技术革命和新的财富增长。

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蒂耶夫在1925年提出了世界经济运动的长期规律。根据康博的理论,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体系在45-60年间周期性波动。随着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经济趋势通常在45-60年间由繁荣走向衰落。

如图所示,每个周期的顶峰是一场技术或工业革命。根据这一理论,我们可以从图中清楚地看到,我们正处于第五个康博周期。

中信建设投资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总结说,1982-1990年是这一周期的复苏时期。1991-2004年是一个繁荣时期。2004-2015年是一个衰退时期;2015年后,它将进入康博的衰退。这一阶段将持续到2025年。

现阶段,互联网信息红利消退,房地产价格下跌,全球资产价格全面下跌。泡沫会一点一点挤出来。

那些通过风口成长起来的企业将在股票时代展现出真正的背景色。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