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岁老英雄深藏战功几十年

2019-11-13 17:23:48

来源标题:匿名

昨天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授予95岁的张付青共和国勋章。

张付青是西北野战军的特殊英雄和战斗英雄。他为新中国的建立而努力奋斗,并在战争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退伍换工作后,他主动去了当时湖北省最贫困的城市来凤县工作。60多年来,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名声。

在昨天的颁奖仪式上,儿子张三全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张付青上了领奖台。张付青两次向习近平和观众致敬。照片拍摄后,习近平再次弯腰与张付青握手。

“为穷人而战”

时间可以追溯到71年前,关系到中国命运的解放战争已经进入了三年。

1948年3月,彭怀德指挥72000名士兵在西北战场瓦兹街战役中赢得了第一次胜利。这场胜利扭转了西北战争的趋势。在这场战斗中“解放”的张付青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718旅第二营第六连的士兵,决心“为穷人而战”。

张付青参军后不久,1948年7月,胡宗南的主力部队第39师重组并进攻了胡提山区,与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会师。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那年的8月8日。张付青自愿加入突击队轰炸掩体。那天晚上,第二纵队袭击了胡蒂山。张付青获得了一等军功徽章,但他的右臂和胸部被燃烧弹烧伤。棕色伤疤仍然清晰可见。

在随后的战斗生涯中,年仅24岁的张付青总是被“攻击”、“伤害”和“掩体”迷住。在永丰镇战役中,他再次担任突击队队长,两名士兵趁夜攻击。在枪击、瓦砾和爆炸之间,他们炸毁了两个掩体,缴获了两挺机枪和十多箱弹药,记录良好。然而,他的头皮被子弹切开,他的三颗牙齿当场脱落。

后来,张付青被授予“战斗英雄”的称号。时任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后来成为开国将军的王镇亲自为他佩戴了一枚勋章。

70年后的2018年冬天,当张三全登记他父亲关于退役士兵的信息时,他意识到他父亲有很多亮点。这时张付青已经95岁了。

我儿子直到参加面试才认识我父亲。

张如海写了无数的“大故事”,他没有想到最大的新闻总是被“隐藏”起来。

张如海,湖北日报特别健康杂志现任总裁,从小就认识张付青。这位长者是他高中同学张三全的父亲。

"他很震惊,我也是!"2018年底,当张如海从“传真”张三泉打来电话时,他听说他的长辈是一位被埋葬多年的战争英雄,这多少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张如海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敦促“年轻人”爱护老年人的“财富”。

听完张付青的故事后,张如海的老同事、《楚天都市报》副总编辑胡成也有些怀疑。“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感到惊讶,但也带着一丝怀疑——有这么多的功勋,一个人怎么能对生活漠不关心,甚至不认识他的近亲呢?”

趁着春节假期,张如海回到家乡,看到了张付青早已被遗忘的军徽和服役报告。“我震惊了。从多年敏感的新闻报道来看,这不仅是一个好人和一件好事,也是一个战斗英雄的传奇。”

两个湖北媒体后来采访了张付青,他不想谈论军事成就和过去。“我只是一个老兵,非常普通,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他说。

记者不得不假装他们是上级派来了解情况的。当他们回到“报告”时,老人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被采访时就像完成了一项任务一样。

这个尘封多年的故事终于为世人所知。这时,老兵的许多亲戚也意识到他有这么多故事。

新华社湖北分社社长唐伟斌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回忆了第一次采访张付青的场景:张江泉在竞选前后一直在为采访团队服务,但拒绝接受采访。经过询问,他得知父亲不允许他接受采访。

张江泉在杜南告诉记者,他父亲过去的许多经历都是在他们观看媒体采访时学到的。“所以即使我们说了,我们也不能说。”

张付青的故事也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一些网民评论道:“人格的伟大,无视个人利益,敬礼!”“拿出来,没人会说你炫耀是因为你值得。”

困难时期喝井水充饥。

新中国成立后,张付青和他的军队开始在新疆开垦多年。当时无事可做,到处都需要有能力的干部来推动发展。1953年7月,陆军把张付青送到航空陆军文化碰撞中心学习。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在天津、南昌、武汉等地学习文化。从那以后,他的这群学生换了工作,进入了这个地方。

当时,张付青有三个选择:留在大城市,回到陕西老家,去共和国最需要的地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付青坦率地说,“谁没有想到一个更好的地方?从内心来说,我想回到我在陕西的家乡,但我没有说出来。”他说因为他是干部,他决定去艰苦的地方。在接下来的64年里,张付青留在了当时湖北最困难、最偏远的地方——来凤。

1959年,张付青被任命为来凤县三湖区副区长。在“三年困难时期”,当时特别落后的三湖区甚至不能完成粮食生产任务。在困难的情况下,人们没有食物,只能“用食物代替大米”。一个人身上的“衣服”只是线穿的破布。

在那20年里,张付青上山呆在村子里,和成员们一起工作,睡在稻草床上,驱赶蚊子,搬运粪便上山,打扫卫生...

在张三全的记忆中,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很少在家,他基本上致力于他的工作,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出差。在那个食物不足的时代,饥饿也困扰着张付青。但他从未在成员面前表现出饥饿。他感到很饿,于是从井里舀水来缓解饥饿。

节俭的张付青对他的孩子也很严格。在张如海的记忆中,他的同学,也就是张付青的四个儿女,没有干部子女的味道:他们穿着打补丁的衣服,用别人留下的土豆刮晚饭,放学后去河边捡鹅卵石卖给镇上的建筑工地去挣学费。

张江泉还在杜南向记者回忆说,对他们来说,小时候,“淘气是一种奢侈。他们每天放学后都要努力工作以维持生计,他们基本上累得受不了了。”

近90年挑战假肢行走

改革开放后,张付青有了新的任务。

1985年,张付青辞去中国建设银行湖北省分行来凤支行副行长职务。从那以后,老人过着平静的退休生活,但是在战争和工作中磨练出来的坚强意志并没有消退。

七年前,张付青的膝盖发炎化脓,他的发烧还在继续。感染导致真菌败血症。经过评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医生决定对老年人进行滑膜切除、灌洗和引流,以保护他们的腿。

这种治疗方法需要切开膝盖,用盐水冲洗脓液,用纱布按压。为了纪念张付青的孙女,湖北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的老师张然,换衣时撕破的纱布会抽出血肉,老人会痛得大汗淋漓。然而,他害怕影响医生和其他病人。他不停地咬着裙子,从来没有哭过。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骨科专家陶迎海记得,张付青在住院期间忍住了疼痛,一句话也没说,而是积极配合他,无论是伤口换药还是术后康复。后来,张付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因为术后伤口继续溃烂,药物也没有改善。医生不得不选择大腿截肢的治疗方案。

“几个小时后,爷爷从手术室出来了。他脸色苍白,手脚冰凉。左边的被子是空的...我哭了,但是爷爷没有哭。他非常平静地看着我,好像什么也没说。别担心他。”张然在一次演讲中说。

手术后,将近90岁的张付青没有屈服于轮椅,而是不断挑战用假肢行走。首先,一个人走到阳台,然后他可以在楼下的院子里走来走去。一年后,张付青可以一个人上楼下楼去购物。

新闻广播是每天的必修课。

“成名”后,张付青的小屋变得热闹起来,各行各业的人都来参观。一年多前,他仍然关心国家大事和小事。新闻广播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后来,由于听觉原因,家人要么把电视开大音量,要么亲自向他转达这个消息。

考虑到老人的健康状况,当地宣传部帮助阻止了许多游客。然而,张江泉曾向媒体透露,“我父亲不会拒绝来自军队、新疆和家乡的游客,因为我心里有很多感受”。

离开家乡和军队多年的张付青一直在想他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

今年6月,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张付青和他的家乡建立了实时联系。老人靠在病床上,他的笔记本电脑在桌子上。他向屏幕挥手,微笑着把祝福送给他的家乡。

此前,他还接到了一个来自军队官兵的视频电话。在ipad对面,新疆军区一营二连四班班长刘彭明带张付青参观了公司的荣誉室、宿舍和自习室...在这位老人看来,军队的条件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他告诉他的继任者继续斗争。老兵的追随者向他保证,他们将努力训练和建立一支团结的队伍。请放心,“老班长”。

“我放心,我放心!”他说。

制作:杜南编辑指挥中心

总体规划:杜南人民新闻工作室

采访者:宋韩成,杜南的实习记者

照片:新华社信息地图

资料综合:中国人民解放军日报,新华社,

人民网、楚天都市报等

吉林11选5投注 安徽快3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投注 江西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